小说《清明时节爱上我/清明那天爱敲门》第三章 

               第三章


      在那之后,不知道是我的内疚感还是阿姨真的在梦中遇到我,每次过来清理,阿姨都会来清理我的坟墓作为回报。
      这些小东西不是杂草,是油腻的,无法留下的必须被扔的垃圾,不像杂草会被忘记浇水。
     …然后阿姨把男孩带来的甜点拿去扔了。
      我知道阿姨是出于好心,怕把甜点留着这里不管,会引来成千上万的蚂蚁。
      如果可以我希望这些甜点不会被扔掉,既然要被扔,在清明节前扔了也好,至少男孩不会失望,以为我不吃他给的东西。
      因为在现实世界,放在这里的东西即使多么腐烂了,在鬼魂的世界也不会腐烂。
      这些东西当我吃了或者另外一边有人吃了,就会消失。
      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希望看到男孩留下的东西在祭台上。
      我拿起了巧克力和蛋挞,翻到另外一面看,从盒子到品牌的名称查看,我不认得这个牌子,但是也知道这个牌子不便宜。
      呐…那个男孩给我带来了这个…..?
     一般来拜祭的人会拿这么贵的东西来拜祭吗?
       有一天,我深深地希望,另一方能听到我的声音或者看到我,但是很快我就打消这个念头了。
       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我在这里待了将近11年了,整天出去游玩,但是没人听见我的声音或者看见我。
       即使是法师的亲人,或者其他什么人,也没有人看见过我。
       所以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巧合而已。
       结果证明这是个很有趣的巧合。
       在清明节到来之前,我又到处去游玩了,清明节到了我就回到了墓地。
       几天后,男孩的家人就来到了。
        我一直盯着白色的车子记住车牌号码,在车子开走前。
        当长辈们和亲戚在互相打招呼,男孩来到我的墓前,手里还拿着东西。
        我试着向前倾,想看看是什么东西,但是一点也看不到。
     “今年怎么样了,哥?”小男孩问道, 我抬起了我的头。
       有那么一秒钟,我感觉我和男孩的眼神对上了。
       我的心跳突然加速了。
       这是男孩第一次真把我望进他的眼睛里了。
       但是…….这也许只是巧合而已。
       我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用柔和的笑容和温和的语气问道。
     “哥很好,你怎么样呢?清明节的天气很闷热,时风时雨的。”
        我回答了男孩的问题,即使知道男孩听不到的,但是我还是想回答,想让男孩安心。
      “我想把甜品用盘子装起来,两年来只吃甜品,哥都吃腻了。”
        当快要结束的时候,男孩弓下腰拜了我,然后把袋子放在祭台上。
        当我看到袋子里的东西时候,我眼镜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我向前移动,脸朝下看,怕自己看错了。
         巧克力…烤猪肉…?
         疯了…
       我承认当我一开始看到男孩带来的东西,我非常震惊。但是下一秒我变得十分兴奋。
       虽然我不能和别人交谈沟通不了,但是在我内心的深处,我还在奢望有人能看到我。
从一开始我就不在乎这些拜祭的食物,因为我不需要必须吃。
        但是我想要的是能和我说话的人。
        我笑了起来,走向了站在另一边的人,手抚摸着男孩的头“你看得见哥对吧。”
        自从死了之后,我就没有碰过任何人,害怕如果碰了,会让我更加深刻认识到我已经死了,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
      但是这个孩子对于我是特殊的。
        但是男孩没有回答我的话,然后他沉默了,我开始紧张,赶紧拉开了自己的手,然后试图看出男孩有什么反应。
        或许这只是我自己自认为而已…?
        当我看到男孩没有表现出什么,也没有什么反应,我原本内心十分开心的心情转为了十分失望。我会回到以前的日子了,露出了苦涩的微笑。
       然后我慢慢往后退,退离了男孩,回到了原来的坟墓上坐着。
        我拼命地想把遗憾的感觉压下去,内心深处有着深深的失望,即使如此我也不敢去看男孩的脸。
        直到男孩的父亲叫他的声音响起,我第一次眼看着男孩父亲手拉着男孩进车里。
       在车子离开前,男孩转过身来挥手告别,我只是笑了笑,挥了挥手,一直看着直到车子离开。
      我叹了叹气,思考着事情,但是沮丧的感觉依然存在,让我什么都想不出了。
       这个不奇怪啊,如果对方看不到我?
既然以前都这么多年独自一个人了,没有人和我交谈,也没有人看见我。
       我叹了叹气,把手放在胸口开始发疼的地方。
        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当初要死之前的那种痛苦折磨。
      这感觉像身体在被严重压迫粉碎,心跳声一直在脑海里响着,头晕晕的,手臂和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我现在的感受和当初死去的感受没有什么不同。
      这是因为……    我想要和某人说话,还是我在期待和男孩有什么……?

              第四章


        我遇到那个男孩已经三年了。        从第一次遇到到现在,我只是觉得这比漫无目的的生活更兴奋而已,但是现在我不想有任何改变,至少有目标的生活就足够了。

        但是当我看到一个渺茫的希望变成真的,我就期望更多,开始期望更多。

        期望男孩看见我,期望男孩听到我的声音。

        ….或者知道我是什么…..        在我的生活中,我失望太多次了。如果从最开始说起,那就是从我睁开眼看到这个世界开始,发现自己和别人不同。

       接下来的失望是我父母出了事故,留下我一个人自己独自生活。

        我是那种害怕一直重复失望的人,虽然我遇到的失望比别人多,但是这并不能让我习惯失望,

         回忆中的失望让我现在开始害怕说出什么或做出什么。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尽量不要让自己有任何期望。

        但是这是我另一个期望,希望男孩看见我。     我不想承认我对男孩有不一样的感觉,原因有两个。我叹了叹气,双手放在太阳穴,试图用理智思考。
       试想想男孩看不见我,如果我喜欢男孩,那不就是单恋了!
       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看到男孩可以很好的成长,娶一个很好的妻子,有一个很可爱的孩子,然后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
       关于死后成为一个鬼魂,坐下来说说就忘了算了,我还没遇到过其他鬼魂除了我自己。
      当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我试图说服自己,不需要担心什么,因为这是不可能的,那个男孩都看不见我。
        所以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不然我又要再次失望了。
       当清明节再次来临,第四年,男孩带了炸鸡和巧克力蛋糕。
        起初我试图说服我自己,对方根本看不到我,我这样单方面喜欢也没什么奇怪的,但是今年却有一些不同了。
        ….男孩戴了顶帽子…
        在过去三年,男孩从来没有戴过帽子,但是从我告诉他们需要带雨伞的一年后他戴了。
这又是巧合…?
        虽然表面看起来并不奇怪,但事实上在我看来太多巧合了,特别是两件事同时发生。
        既然在清明节再遇到对方了,我想和对方问清楚。
      “你可以看见哥对吧?”我把脸伸过去靠近对方,但是这样,男孩还是禁止不动,没有什么反应,好像他真的没有看到我一样,眼睛一直看着我的墓碑。
       我等对方回答等了一会儿,看起来是没有办法从男孩口中得到答案,我很心焦,以至于一直围着对方走来走去,就和审问囚犯一样无差别。
        突然,男孩要走过去和他爸爸说话,我看到这样,只能叹了叹气。
        哎!       怀疑他真的看不见。
        我坐在坟墓上面,眼睛偷看着那不远处的人,思考着各种问题。       如果男孩是故意撒谎或者假装看不见我,但是我想不通为什么男孩要那样做,因为这样做没什么意义。
        但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要带巧克力和肉来呢?
       这真的是巧合吗…?
        我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头疼死了,最后,我发现不管我怎么样想僵局都不会改变,那我停止思考了。
        直到男孩父亲的声音响起,我抬起头看,我最后打算看一眼男孩,在明年见面之前。
       当我抬起头时,我发现男孩先看过来了。
       “那个,一开始拿来拜祭的东西,我不知道应该拿什么比较好。”男孩用平稳的声音回答,弓下身子。
        “所以我问了爸爸,通常清明来拜祭都拿什么东西来拜,爸爸说拿逝世的人喜欢的东西,但我不知道哥喜欢什么,所以拿了我自己喜欢的,不知道哥喜不喜欢,如果有喜欢的东西,哥托梦跟我说哦。”
        神啊!
       听到这话我的第一反应是十分开心,他喜欢的东西和我一样啊!
       在喜悦的情绪之后,我感到我的心跳突然下降。
       这么说……从一开始就是我自己自认为而已。
        “那明年再见哦,哥哥”说完男孩拜了拜,挥手和我再见,然后要跟着他爸爸走了。
        我抿着嘴,脑子里有各种不同的想法,我的脑海里陷入争吵而没办法控制。
       在我意识到自己的时候,我已经决定走到对方面前,弯下腰
       然后紧紧抱着那个人。
       有那么一秒钟我觉得时间停止了。
         即使那只是发生了很短的时间,只有几秒钟,但是在我的感觉里,好像持续了好几分钟。
         男孩也静止了,我不知道男孩是不是因为看见了还是因为其他什么,但是我不想再对这个渺茫的想法有期望了。
        希望和攀爬悬崖是不同的,当期望太高,只会更痛苦。
        所以,如果从一开始我就不要有任何期望,那么我就不会痛苦。
        男孩在静止了后看了看四周,然后穿过了我的身体跟着他爸爸走了。
        虽然这只是一瞬间的拥抱,无法触及对方,无法感受到对方的体温,但是这也足以整一天都心情十分好。
        如果我还活着,估计我就能感受到自己的心在激动地跳动。
        一直以来我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对方,但是刚下这种情况的发生,让我确定自己对对方的感觉。
       我喜欢他。
       但是….这又能咋样呢?
        因为我已经死了。
未完待续……
                            

                       

清明那天

有用 (0)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