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清明时节爱上我/清明那天爱敲门》第五章    

                    第五章

        当清明节过去了,这里的氛围又变沉寂了。

       我在附近已经玩到很厌倦了,开始去远一点的地方玩,虽然有一些地方是我已经去过了,但是我也想不出我还能去哪里更远的地方玩。

        虽然我是一个鬼魂,这样跑出去玩不累,但是这样跑出去时间长了,也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了。

        当我成功地来到墓地的山下时,我坐在地面上,看着不远处的寺庙。

        当没有人打扰的时候,我最喜欢这里的风景,虽然这个地方很干燥, 地面上堆满了沙子。 但是日出是这里最美丽的。

         我抱着膝盖,迎接日出,在把脸埋进膝盖前,我努力把脑海里混乱的,留下来的感觉扔掉。

        最后,我不小心睡着了。

        虽然作为一个鬼魂是不会困的,但是一直醒着,我不是很习惯,可能是因为我保持着是人的时候的习惯。

        所以即使不困,但是当到了睡觉的时候,我也会照日常习惯睡觉,这已经是我的日常生活了。

        当我在思考的时候,我的耳边响起了附近发动机的声音,我抬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地方。

        当看到是什么声音的时候,我的眼镜睁得大大的,我简直无法置信。

        那辆车是….

        我赶紧靠近去看,发现我没有看错,那是真的,我的眼睛没有看错,这辆车和四年前的车是一样的。

        但是为什么…

        现在不是清明节,而且还是今年年中,所以突然来到这里是真的很奇怪。

        虽然不知道男孩一家人为什么到这里,但是我却非常开心。

        起初,我打算跟着车子跑,为了证明我没有看花眼,但是转念一想我是跑不了的,因为我不是经常运动的人,身体素质比标准还差多了,所以我觉得在坟墓那里等。

        没一会儿,车子就停在路边上,男孩从车上下来了。

        随后男孩就下车关了车门,手里还拿着个塑料袋,随后车子等到没人在下来了就开走了。

        嗷!

        我眨了眨眼,看着车子离开,我惊讶地看着面前所发生的事。

        虽然男孩现在已经13岁,不是最初我遇到的10岁那会,但是突然开车来到这里,留男孩一个人也是很奇怪的事情。

        我的眼睛一直看着车子,直到车子消失在我视线里,我把目光转向男孩,我很担心他。

        我要留下来,如果紧急情况或者危险,我还可以帮帮男孩。

        但是比这个更吸引我的是……

        男孩的脸看起来很悲伤,眼睛红红肿肿的,好像之前哭过了,如果不是眼瞎,都看得出一定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吗?”我焦急地问,同时试图揉揉男孩的头安慰他,另一只手想要帮男孩擦拭留下的眼泪,即使眼泪穿过了我的手。

        “我妈妈过世了。”

          天呐,我要死了

          男孩在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努力克制住不在我面前哭,即使声音像被打破的玻璃一样颤抖。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同时失去了双亲,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明白对方现在有多痛。

       “哥你可以帮忙和我妈妈说话吗?我怕我妈妈会寂寞。”男孩俯下身说,不想让我看到他的眼泪。

        但是最终,我还是看见许多眼泪从男孩清澈的眼睛中流出。

       “...我妈妈也是个孤独的人,如果可以,哥可以帮忙照顾我妈妈吗?”

        “当然可以。”我回答男孩,并紧紧抱着他,我抱着男孩拍着他的背安慰他,尽管知道我自己只是在撒谎而已。

        以前我没有遇到过和我一样的鬼魂,所以我觉得我应该遇不到男孩的妈妈。

        但是即使如此,我还是想安慰男孩。

        虽然知道我各种安慰的话,永远送达不到男孩那里。

        “别哭呐,你妈妈会很安心,看到你这么坚强。”

        我试图把安慰的话说完,这个男孩紧紧地抱着我,令人奇怪的是,我以前从未触及或者感受到人类的体温。 但这次我居然感受到男孩的体温。

        “...我..会努力的。”男孩趴在我的肩膀上,用着颤抖的声音回答。

        我感受到了男孩的拥抱,我紧紧地抱着他,我很开心男孩回抱了我。

        男孩回抱着我

        等等......

        我的手不断在男孩背后拍着安慰他,但是我的眼睛没有停止观察,直到男孩停止了哭泣,只是小声抽泣,我用手拉开了我和男孩的距离,观察着,确定怀抱里的男孩已经好多了。

        “你真的看到哥对吧?”

         我用严肃的表情和认真的语气问男孩。

         整个事情太巧合了,我需要答案。

         这个很明显了,你看到我了!

         男孩看着我的脸,静静地点了点头。

         我立即沉默了,脸部几乎要抽筋了,如果现在面前有一面镜子的话,我可能会嘲笑镜子中自己。

        “那为什么…”

        为什么一直以来你都要装作看不见…

        这个问题我哽在喉咙,我不想直接说出来,男孩过去的表现太过真实,以至于我也看不出他装作看不见,然后我做了去拥抱男孩这样愚蠢的事情,只是因为我以为你看不见我。

        更重要的是,我不想承认我比男孩大了十几岁还不止。

       “对不起…”男孩蹲了下来,脸上看起来十分悲伤,以至于让我觉得我变成了个犯罪分子或者虐待儿童的罪人。

        当我觉得内疚,正要说“哦,没关系,没关系,算了吧”的时候,男孩出声打断了我的话。

       “以前,我也遇到过和哥一样的鬼魂。”

        我突然停顿了下来,思考脑海里听到的声音,确定我没有听错,我瞪着眼睛听着男孩这句话。

        我说不出我听到这句话的第一感觉是什么,但是当我听到的时候,这种感觉变成震惊和惊喜。

        也许是因为我之前没有遇到过和我一样的人,所以我兴奋地问男孩“意思是和我一样的鬼魂吗?”

        “是的,我7岁的时候遇到过,当时我以为他和我一样是人,还和他聊了一会儿,但是当我爸爸过来看到的是我一个人在自说自话,被吓到了,让我把那个哥哥赶走。”

       “然后那个哥哥怎么样了?”

       “我..我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因为从那以后爸爸不允许我再去那里。”

        我接受这个说法,即使大脑正在思考听到的这些话的可靠性,让我开始充分理解男孩隐藏的原因。

       意思就是说一直以来男孩装作看不见我,是因为怕他爸爸看见他和我在说话,以后不让他来这里了。

        当我知道了男孩这样的原因后,我松了一口气,感觉如释重负,就好像之前沉重的感觉消失了。

        我不确定自己在为什么感觉到解脱,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我渺茫的希望奇迹般地再次实现了,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那种混乱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用着前所未有轻松的语气问,因为至少谈论其他事情可以让我忘记一些很糟糕的事情。

        另外,我也想知道我喜欢的人叫什么名字。

        既然我已经认识他四年了,还爱上了他,还不知道自己暗恋的人叫什么名字,这也奇怪了。

       “我叫Tanwa,但是可以直接叫我Tan,因为通常我朋友也是这样叫我的。”

        “十二月出生的吗?”我问道,男孩摇了摇头,转过身去,拒绝再转过来。(注:Tanwa泰文的意思是十二月)

       “不是,我四月出生的,我妈妈想用这个月作为名字,但是我爸爸不喜欢夏天,所以用这个名字来代替。”当男孩说完,我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男孩觉得这种气氛太压抑了觉得不舒服,“那哥叫什么呢?”

        “Mes”我下意识就回答了,与此同时,我正在思考别的事情,然后笑了出来,“我也是,我出生在十二月,但是我妈妈更喜欢四月,所以给我取名Mes” (注:Mes泰文的意思是四月)

        “不可思议,除了名字相似,我和哥的口味也很像,”男孩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看起来十分可爱,让我想要再次拥抱男孩。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我的胸口的疼痛突然减缓了,如果我还活着,也许我的心跳声会跳到耳边都嘎嘎作响。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试图告诉自己要让自己冷静下来,监狱这两字,在头上围着旋转。

        这样做看来也是有个不好,因为胸口的激动跳跃和胸口的疼痛都同时归于平静了。

       “这好像命运,哥也这样觉得吗?”

        我对男孩说的话笑了笑,但是没有回答什么。

        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这样说,我要把那句话从我的脑海里扔得远远的。

        会去坐牢也就这样吧,反正我已经死了,不会被抓进监狱的。

        而且平时我也没什么朋友,所以从别人那里得到的好感也很少,当有人经常对我好,我就动摇了并喜欢上他。

        这个时候,当男孩说喜欢什么东西的时候,我想起了男孩说的一些话。

        那个时候我确定对方看不见我,所以我很失望Tan不能回答我,现在我想起这个事了,我立即问Tan。

       “但是三年前”我说,我不确定Tan是否还记得,当我看到Tan带着疑惑看着我,所以我进一步问,“那个时候问哥喜欢什么,然后你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但是后来你拿来了巧克力蛋挞,那个时候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对方在想了很久之后,开始哭着说。

       “巧克力蛋挞是我的生日礼物”想到了之前的回忆,Tan用难过的语气的回答,“我只吃了一点,然后带过来这里。”

         当我听到答案,内疚感和犯错感就涌入我的内心,如果我知道这是对方的生日礼物,我绝对不会接受的。

        “对不起”我用比平常更撒娇的语气说“如果有什么需要哥帮忙的就说,当做作为回报。”

        “没关系,我不生哥的气,哥和我说话,就是对我的帮助了”男孩笑着回答了,语气就像是在安慰我,“看起来我爸爸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我点了点头,但是在男孩离开前,我担心地问“你爸爸不会知道你来看哥的对吗?”

       “不知道的”Tan走到祭台上,点香拜祭,然后挥手和我告别,“车子在很远的地方,爸爸不知道我们在谈话的。”

        当我听到Tan这样说,我松了一口气,在我们挥手告别后,直到看着那孩子进去车里,我叹了口气,然后倒在了坟墓上。

        不知道是因为开心还是因为有了希望,我感觉到从所未有的舒心。

        至少当鬼魂不一直都是糟糕的事。

        这是我在那天结束后的第一个想法,虽然当一个鬼魂有很多局限性,和人类有很多不同。

        但是因为如此,才让我遇到了Tan。

        我看了一会天空,在感受到阳光慢慢照射下来之前,我眯起了眼睛,耳边的风音最终成为了我的摇篮曲,我不小心睡着了。

        但是在那之后,

        那之后的第二年我没有再看见过他。

 

    第六章

 

        然后三月到了,闷热的夏天又来了,我回到了坟墓等他。

        直到第四个月结束了,清明节也即将过去,越来越少人来墓地了,但是我还是没有看到对方有来过的痕迹。

        等过了没多久,我开始焦虑了,思考着各种可能性,直到想到最糟糕的情况,他爸爸知道了这件事,并且不允许他再来这里了。

        还是Tan发生了什么更糟糕的事情?

        我驳回了自己这个想法,试图安慰自己这只是自己想太多了,也许可能是Tan遇到了什么问题让他不方便过来。

        但是越这样想,越让我怀疑某些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现在他的家人应该都来了……

       我越想越焦虑,最后,我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停止思考了,因为思考了也没有什么用。

        每年我都有好几次焦急地在坟墓等着对方,而且还有的时候有一些想法涌入脑海。

        每当我很焦虑的时候,我就会想要跟着对方走。

       这种想法一直在我的脑海里转圈圈,但是从来没想过真的要去做,想要跟着他回家,虽然每年才见一次面,但是这种想法太过头了。

       另外,我作为一个鬼魂不确定是否可以进入车子里,不确定是否可以坐下来,因为人和东西都可以穿过我的身体。

        即使在这里能再看到对方的希望快要消失殆尽了,但是即使如此,我还是很有耐心,静静地等着对方的到来。

        直到清明的末期,墓地已经没有人了。

        我依然还在期望他的到来。

        当时间已经过去7个月了,我也停止了这种无望的等待。

        有可能是他的家人不让他来,虽然这样我很失望,但是我很快就恢复之前那样了。

        确定对方不会再来了,我就开始到各个地方去玩了,然后等到快到夏天的时候,又再回到坟墓。

        我等着他,虽然只是等了几天,但是我感觉我好像等了一年之久一样,等到我都不记得现在是几月几号,或者不记得时间过了多久了。

        我试图让自己不知道时间的流逝,即使来墓地的人的数量变化会加强我对时间流逝的感觉,但是即使这样,我还抱着最后的希望,安静地等待对方的到来。

        …最后,这第二年我也没有再见到他….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这样白白浪费大把时间。

        虽然过去也是这样浪费时间的生活着,但是这样等待着,你却不会来,时间过得真的很折磨,和之前浪费时间生活着是不一样的。

        我从来没有和谁的关系这么密切,对谁这么真挚,因为我经常进出医院。

        所以和别人一起出去,到各个地方去玩的回忆都是一点都没有,长久以来我都是习惯一个人生活,而不是和别人一起生活。

        如果必须忍受和某人在一起,也只是因为需要或者有好处。

        所以不管我是活着还是死去,都只有他注意到我的存在。

        很多时候,我忍不住想我这样等人真的很愚蠢,但是即使我自己怎么样觉得,我还是会像之前一样继续等待。

        虽然我在生活中遇到了很多失望,事实也确实如此。

        但是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再感受失望了。

        当我意识到自己还在等他,已经是等他的第三年了。

        三年虽然过得很快,但是在我的感觉中我却觉得过得十分漫长。

        我很沮丧,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浪费时间到这种程度去等待这个人,三年过去了,Tan应该不会再来这里了。

        但即便如此,我还在抱着深深的期望。

        有天我望着天空快要睡着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些熟悉的声音,赶紧坐了起来

        当听到声音并看到熟悉的车子的时候,确认了自己没有看错,我的内心立即充满喜悦。

        突然,男孩和他的父亲从车上下来了,喜悦的感觉开始变成了另外一些感觉了

        只是两年没见而已,但是对方已经长大到我认不出了。

        除了感觉变了,气氛好像也变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无理由的压抑,好像Tan和他爸爸的气氛变了,即使是身为外人的我看着也很压抑,我替Tan感到难过,呼吸困难。

       Tan的爸爸把东西从车上拿下来,随着来了许多亲戚帮忙准备,Tan再次来到墓地,我试图把喜悦表现得不太明显,直到我看到Tan的脸,我觉得呼吸困难了。

        越长大,我越感觉Tan快变成另外一个人了。

        “对不起,我两年没来了”男孩说道,然后把包放在祭台上,男孩的话说的就像很平常的一句话一样,所以我没有回答男孩的话,但是低头看着他放在祭台上的包。

        那是什么?喜悦让我开心地笑出来了。

       “还记得哥喜欢什么吗?”

       我只是轻轻地问道,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答案,已经过了三年,我不认为对方还会记得我喜欢什么。

        “当然必须记得,这可是关于哥的事。”

对方用轻轻的声音的说着,声音小到我几乎听不到,正要说“什么?”的时候,Tan先开口打断了我的话。

        “两年前,我要学习为考试做准备,去年我又发生了意外,所以不能来。”男孩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思考着男孩的说的话,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是一直以来我猜错Tan的年龄,最初我遇到Tan,我以为他十岁,其实那个时候Tan已经十一岁了。

       “那么…没有受伤对吧?”我担心地说道,并仔细看着男孩的身体。

        除了点头,Tan没有说什么,只是这次的点头很可爱,不像是一般的点头,像是要把头低下去一样。

        可能是Tan不想表现太明显让他爸爸知道了。

        “没事就好。”我送了一口气,我心里很想像以前一样揉揉男孩的头,但是这似乎有点好笑,因为我必须把手抬起来,伸向比我更高的男孩的头。“你和你爸爸吵架了吗?”

        在回答“嗯”之前,Tan沉默了一会儿,回答哽咽在喉咙,“自从妈妈过世以后…”当Tan说完后,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哥和妈妈说过话吗?”

        我眨着眼睛看着对方,不知道为什么Tan突然说起这件事,似乎在说之前还特意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说。

        “如果是这样,那么哥在梦里告诉我吧。”Tan笑着说,他好像真的不需要我的回答,也许是因为他已经知道我没有看到他妈妈,不想让我因为要回答这个问题而为难。

        我停下来思考,把Tan之前说的话连起来,是什么让Tan知道了。

        “自从你妈妈过世了,你和你爸爸一直吵架吗?”我问道

         看起来Tan不是真的想要问我,但是我说的上一句话让我知道了更多,当我看着这个年轻的男孩点头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

       但是在我还没和Tan说什么的时候,有什么声音响起了。

       “快点过来,我们要回去了。”Tan的爸爸声音响起,Tan在回答之前转过去看向声音那边。

        “好的,我先去上香。”

        当Tan说完,直接拿着香到祭台上,就在这个时候,Tan语气平静地说

        “对不起,我明年也不能来了。”Tan就停了下来直到点完香,“我需要学习好好准备高考了。”

        “没有关系,无论如何好好学习哦,考上你想要去的大学”我鼓励着Tan,给Tan信心,尽管我现在很一点信心都没有。

        在我们遇见的3年里,我们见面的时间还没有30分钟,明年Tan还不能来了,试想一下,这是多么沮丧的事啊。

        当我看到Tan出去,准备上车,我立即跟了出去,似乎Tan对我跟上来很惊讶,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直到Tan到了车子边,我停下了脚步,然后和Tan挥手告别

        至少,如果有可能,我想和他再多待上一会儿,哪怕多一分一秒也行。

        我看着那车,直到车子从视线中消失,在回到自己的坟墓前,我思考着接下来要做些什么好,来等待这个孩子的到来。

        以至于不知道麻烦将再次来临。

 

 

 

未完待续……

清明那天

有用 (0)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