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爱上我/清明那天爱敲门》小说第七章

          第七章

 

        在那之后,时间过了一年,那段时间我想的事情不多,因为担忧,有好几晚想太多,以至于无法入睡。

       我在担忧,如果我们再见面了,那个时候Tan已经不是个小孩了,Tan的感受或者习惯会不会改变。

       最近一次Tan来的时候已经是17岁了,来了不到一年,那么第二年来了,应该是19岁了。

       我越想太多,越觉得不能呼吸了,时间过得太快,以至于我措手不及,在第一次遇到那个孩子的时候,他已经读一年级了。

        等上了大学, 就有机会结识到更多的人,因为社会比以前更开放了。

        所以,Than有喜欢的人或者女朋友的机率更大。

        当我想到这个,我的头就开始疼,我想要时间停止,想要Tan不要长大,我想要所有事情都维持原状没有改变,但我知道那是不切实际的要求。

        虽然我曾经以为我并没有期待过任何事情,只要看到Tan幸福。

        但其实这和为了安慰自己而骗自己的方式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我还活着,直到Tan结婚并带孩子来见我,我不知道到时候我自己能不能冷静下来,笑得出来。

        如果还能笑着,那应该是笑着笑着,最后留下眼泪结束。

        我试着不要想太多,但是这个想法一直在脑海中旋转,没有停止,越是空闲,越不知道做什么,担忧、压力、焦虑就像影子一样如影随形。

       在思考到我的头疼之后,我站起来之前揉揉太阳穴,至少我必须做些什么让我分心不要想了。所以我决定去旅行,到更远的地方去看看,散步。

        也许这样有助于我把这些想法赶出脑海。

        我很久没去这个市场了,所以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才能到,而且离得很远,所以我一般都是真的有空,没有什么事情做的时候,我才过来玩。

        当我到达这个市场的时候,好像比平时更拥挤,人更多了,可能是因为快要到夏天了,所以更多的人来这里。

        我进入到市场去,我的眼睛盯着路边的商店看,这个时候有人撞了过来,我本能地避开了。 

        当对方走过去,我停下了脚步,想着我为什么要避开,就算我站在那里不动,也没有人碰得到我的身体。

        一个原因可能是由于还是人类时候的习惯,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我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而没有注意到面前的情况。

        当我看着食物看到厌倦了,我进去玩具店玩。

        好像自从我死后到现在,这里多了很多各种各样的玩具,所以来玩具店看看新的玩具,比看一直无聊地看着水果和蔬菜有趣多了。

       在店里四周看一遍之后,我看到了看起来像恐龙蛋的泡泡蛋,因为觉得有趣,我伸手想要去拿它。

        这时候想起我拿不到这些东西的。

        哼

        我瞪大眼睛看着泡泡蛋从我手中掉落先去,滑到了桌子边上,虽然只是短暂的一小会,但是我真的感觉到我触摸到那个泡泡蛋了。

        事实上,像这样的情况也经常发生,有时候我可以触摸到一些东西,但是有一些东西,无论我多么努力也触摸不到。

        我不确定造成这样的原因是什么,说是有意要抓也不是,当初和阿姨抢回糖果,我也是拼命地抢回来,但是也拿不到糖果手都穿过糖果了,但是某些我不是想要,只是随意看着的东西却抓到了。

       我打算再拿一次那个蛋,但是在蛋掉落到地上之前,老板娘伸手拿起了那个蛋放好,还一边拿一边咒骂哪个人撞到桌子以至于让蛋要掉落。

        因为老板娘那杀人的眼神,我不敢再拿起泡泡蛋,最后,我只能先离开,决定以后有空闲的时间再拿其他东西做试验。

        再次接近四月的时候,我出去到各处各地去玩,回来没几天,我看到一辆白色汽车沿着土路行驶。

        当看到车牌号码我确定是他,我从山上下来,站在坟墓前。

        我伸长脖子看了很长时间,但是这次,我没有看到对方在乘客座位下来,尽管司机打开车门。

        当我看到这情况,我的心跳急速下降。

我害怕耐心等待两年会像当时那样徒劳无功的等待。

        直到听到锁车的声音,我再也无法冷静的忍受了,虽然我只是静静望过去,但是胸腔里像正在燃烧的火一样。

        我….我不想说我已经在哭了。

        我哭不是因为我喜欢的人没有来找我,也不是因为被甩了,只是我很失望,因为我抱着很高的期望,我越想起了Tan说的话,我越感觉我的眼睛里有一种灼热觉。

        但是如果看见一个四十四岁的大叔在这里哭,因为男孩没有来找他,这太难看了。所以即使我很失望,但我仍然保持冷静,等着看事情的发生。

        直到看到那个司机是谁,胸口的闷热感和眼睛的灼热感像朋友笑话一样快速消失了。

        今年,他长得越高了,高到我几乎要仰头跟他说话,当对方长得越高,我越不想对方长大,因为这样的话我必须穿增高鞋或者站在椅子上和他说话。

        “今年,你爸爸和你的亲戚,不一起来吗?”我尽量把开心的情绪隐藏起来,平静地问,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爸爸和亲戚都年纪大了,今年爸爸还有好多事要做,所以不是很想来”Tan说,然后Tan把单肩包放在坟墓的旁边,拿出甜点出来拜祭。

        我走到正在拜祭的Tan身边,用轻轻的声音问他,为了不想打扰他,“所以你爸爸让Tan代替他来吗?”

        “不是”Tan回答我,并在香炉上插了三炷香,“我爸爸也不想我来,但是我硬要来,因为我要来拜祭我妈妈,我爸爸说如果你想来,你就自己去考驾照,然后自己开车来。”

        我眨着眼睛看着Tan,觉得他发着光,和他比起来,我为自己的短处感到沮丧,“很棒哦,能自己开车,自从我爸妈死了之后,我再也不敢开车了。”

        “不啊,我需要练**********”Tan听得到我说的大笑了起来,然后Tan打开包包拿出拜祭的东西,把托盘放在香炉前面,“但是这次我不是特意来拜祭妈妈的,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Tan的动作上,以至于听到这话突然断片了,然后一直重复这句话。

“来找我?”

         “两年前,我不是承诺了会来吗?”Tan伸手拿着包说道,Tan拿出东西并放在托盘上面,“不要告诉我,哥你忘了!”

        “不是啊!”我立即反驳,我惊喜地看着祭台上的东西,“可可和三明治吗?”

        我问道,同时想把袋子拿起来看清楚点,但是我的手穿过了袋子,当看到这情况,我走开,让Tan上香。

        然后东西又出现在我的手上。

        我禁不住对Tan带来的东西感到惊讶。

平常,Tan喜欢拿巧克力和肉过来,虽然这也是巧克力和肉,但是和之前的很不一样。

        “我打算这次坐下来好好和哥聊天,所以那些比较简单的食物,不知道哥喜欢不”Tan直接坐在坟墓的旁边,这里刚好被坟墓挡住,阳光照不进来。

       “喜欢,Tan带吃的来给我,我就很开心了”我立即回复,事实上,我什么都可以吃,所以吃点别的也好,同一样东西吃多了好多年了都吃到腻了,“但是这里很脏,这样坐着,衣服会弄脏的。” 

       “没关系,等下拍下衣服就好”Tan把包包拿到自己身边,“第一年,我和哥才聊了没一会,第二年我又来不来,”这次我打算和哥久久的聊天,这样哥才不会寂寞。

        当听到Tan这样说,我忍不住高兴起来,但是还是试图把喜悦隐藏在心里,即使脸上已经露出笑容了。

        我坐在Tan的旁边,一手拿着可可,一手拿着三明治。

       “你有什么要和我谈的吗?”我问Tan,同时咬了一口三明治,喝了一口可可。

       “我已经有暗恋的人了。”

         突然被呛到了!!

         “咳咳!!”我痛苦地咳着,直到眼泪流了下来,Tan红着脸,看到我一直咳,拍了拍我的背部,我感觉我的意识已经脱离身体了。

         疯了!!这是我最不想听到的话。

        “嗯..这样啊…是谁呢?”我迅速调整好思绪,尽管我的手一直在颤抖,幸运的是,我咳到眼泪出来了,不然的话,即使不咳,我的眼泪也会流出来。

        “以前在采访中遇到的朋友” Tan用非常平滑的声音地说,就好像在谈论天气变化一样平常,与我现在内心狂风暴雨的心情相反。

        我用手按胸口安慰自己让自己冷静下来,虽然现在我的内心不像我的脸一样平静,“..那么..她的性格如何?”

          “她非常可爱,很热情开朗。”

          “这样啊…Tan喜欢性格这样的人吗?”我问Tan,在努力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前问,不知道我现在应该是什么感受,震惊还是想哭,这两种感觉都同时出现,以至于让我措手不及。

        “是的”Tan在停顿了一下之后回答我,接着继续说,“但其实说真的,这个也很难说,我没有什么固定的标准,但是我喜欢的类型和喜欢的人是一致的。”

        我的意识还没有恢复过来,所以我沉默了很久。

        Tan喜欢的类型和我是完全相反的,我不是一个热情的人,不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不喜欢主动去找别人,更甚至不关心,冷漠地看着周围一切。

        当我意识到这个事实,我觉得很不舒服,就像脸被扇了一巴掌,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

        我坐着手拿着可可和三明治吃,没有说什么话,除了静静地听着Tan说着自己的事,然后Tan开始讲他去考试的事和其他的事情,听着Tan讲的事,我感到无能无力。

不管是Tan的爸爸不希望Tan清明节不要来这里,还是Tan有自己暗恋的人。

  未来会如何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两个原因已经足够让Tan明年不会再来这里。

        所以我必须记得当我与Tan尽可能长时间聊天的感觉。

        “为什么要和你爸爸吵架呢?”当我想到这个问题,就问了Tan。

        “当我妈妈过世以后,我爸爸对我更加严厉了”当Tan想了一会儿之后回答我,“让我要进他想要我去的学校,还有其他很多的事,让我觉得很压抑和尴尬,来来去去之后我就不再和爸爸争辩了,我们很少交谈了。”

        我被动式地点了点头,如果我没有见过几年前Tan爸爸揉Tan的头的场景,我可能会觉得Tan的爸爸是一个狠心的人。

        但是谁知道Tan爸爸是不是过于担忧Tan才会这样做,但是Tan跟他爸爸的事我知道的不多,我怕在为他爸爸说话。了会被Tan觉得我在维护他爸爸。

        “我现在要去拜祭妈妈了。”Tan一边看着手表一边说,然后站了起来,拿起了包,“那我先走了,我们明年再见。”

        我立即觉得无法呼吸,时间什么时候过得这么快了,…我还要再等到明年才能见到Tan吗?即使脑子里出现了这么消极的想法,但是我也没有把我的情绪表现出来。

       “好好走路哦”我和Tan挥手告别,但是当我想到什么,我立即冲上去抓住了对方的手臂。

然后我的手穿过了Tan的手。

        Tan因为我的动作停了下来,在Tan转过头之前我什么都没说,但是Tan在等我说话。

        “明年…会来的对吗?…”我低声问道。

        虽然这里没有镜子,但是我猜得出我的表情一定很难看。

        “当然”Tan说完揉揉我的头,好像我需要他的安慰一样,但是我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所以赶快拉下了Tan的手,“很抱歉我接下来的行程,但是我不会把丢下哥一个人的,所以不要哭了。”

        我这是哭了….??

        我听到Tan说的,我觉得Tan说的有点夸张了,虽然我的脸色应该很糟糕,但是也没有达到哭的程度。

        “那么…如果明年你和她谈恋爱了,记得拍张照片过来给我看。” 我努力强迫自己说出来,尽管我喉咙里像被东西阻挡一样。

        我不知道我是用了多大的忍耐力才能面带平静地把这句话说出来

        但是说出这句话是我人生中最困难的事情。

        我说得越多,我的眼睛感觉越灼热,把这份感情藏在心里这么久,当对方靠近,我觉得我要爆炸一样。

        “我不哭。”在Tan过来拥抱我的时候低声说道,“我明年会来找你的。”

        事实上,这应该是个很冷的拥抱,因为我触摸不到对方,但是我却觉得这个拥抱是如此的温暖,我几乎都要大哭了。

        我低下头,想不出说什么,也不考虑解决误会, 同时送Tan去车上。

         直到那辆车走了。

         我才意识到,两边脸颊被泪水打湿。

 

               第八章

 

        自从知道自己是真的哭了,我就没有停止过哭泣,感觉像不断地陷入同一个困境一样。

        我无法回答自己为什么哭。

        以前,我试图忍受焦虑,恐惧,伤心和失望的感觉。 然后深深地把那些感觉压下来,直到感觉不到这些感觉为止。

        但事实上,这些感觉没有消失。这些感觉就像泥沙堆积沉淀起来,然后等到某一天爆炸。

        我对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感到很厌倦,天天过着一种毫无意义的生活, 只能等待喜欢的人每年来一次而没有机会找对方。

        而且,或者在天气晴朗的某天不辞而别消失,不要再回到这里,也是有可能的。

         我只是一想到这个,就越觉得悲伤。害怕失望,想一直长睡不醒,不想明天醒来发现事实。

        但最终,我的生活还是要继续,虽然等待是多么痛苦和折磨。

        我放任自己哭泣,直到哭到自己满意为止。直到刚才哭的时候那种心脏要窒息的感觉开始消失才停止哭泣,但是留下因为伤心而呼吸困难的感觉。

        一直以来我总是试图找一些可以忘记痛苦的事情做,那么我就不会想起这一天的到来了。 但其实一点用都没。 也许是因为我原本在想, 我想的越多,我就越不能停止想它。

        我不知道我要花了多长时间想这件事,我无法停止想它, 我想的越多,我的胸口就越痛,痛到好像我要窒息一样。

        直到我意识到夏天的来临,我才知道我每天都在花时间无意识地想着这一天,当外面的人讨论声音响起,我才意识到这一天已经来临了。

        清明节再次到来了,我依然还坐着焦虑地等着那个男孩,尽管去年的事情让我的胸口快要窒息的感觉还没有消失。

        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什么好人,即使嘴上说着希望对方幸福,但是在内心深处还是希望Tan的单恋不会成功。

        即使知道就算Tan的这次的单恋不会成功,他也会去找别人而不是自己。

        我喜欢他,但是他不可能会喜欢我。

        我的世界只有他。

        但是他的世界却还要其他很多人可以选择。

        所以,Tan为什么要选择一个已经死了亡的人,年龄差距这么大,而且一年还只见对方一次。

        很多时候我总不禁想Tan会这样对我是因为出于对我的同情,除了同情没有任何其他原因,但是即使是同情,我也像生活离不开水一样心甘情愿地接受这种同情的感情。,

        我才等了几天,但我感觉等了好久好久一样。

        接下来几天后,我看到那辆很熟悉的车开到了这里。

       这次也是Tan自己一个人开车过来,我感到很欣慰,没有看到Tan的爸爸或者其他亲戚,不然我们今年聊不了天。

        我看着那个带着手工制作的垫子的人, 我不知道上次我是抱怨地面有多脏,这次Tan才带了垫子。

        在祭拜完旁边的坟墓之后,Tan走过来我的坟墓,把香炉放在祭台上位置,然后祭拜。

        “红水和丸子?” 我不确定地看着玻璃瓶里红色的水问道,直到我笑完,才说“哥不是神啊?”

        “我也没有说哥是神”Tan说道,尽管Tan还笑着因为我刚才说的话,“我看到有人用红水拜祭神,我想着哥如果死了,也会喜欢的。”

       “因为他用另外的血代替红水来祭拜,但哥不喜欢吃血。”我回答说,这时候眼睛仍然看着他把香插进香炉,然后丸子和红水便呈现在我手中。

        当我坐在垫子上,吸着玻璃瓶里的红水,其实我不是很喜欢红水,因为觉得红水的颜色很奇怪和可怕,当我还活着的时候,我基本不喝,但是当我开始尝试喝的时候,我觉得口感还是不错的。

       “很久没见了,你好吗?”我问道,把装着红水的玻璃瓶放在自己旁边,然后开始吃丸子。

        “我很好,哥觉得好点了吗?”Tan问道,转身坐到我旁边,“对不起,我去年匆匆忙忙地走了,以至于在哥还没有停止哭泣前,我没有在哥的身边。”

       “哦…啊..没关系”想起了去年尴尬的事,我颤着声音回答。

        努力把这种感觉隐藏起来,当要被压力压死了,我哭到要死了这件事想起来还是觉得很尴尬。

       “你现在和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Tan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转过来看着我,以至于我的眼神突然和Tan的眼神对视上了,这个时候我因为害怕,马上把眼睛垂下看。

       “忘了告诉你,我已经和她在交往了。”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

        Tan所说的并没有让我觉得令人惊讶或意外,因为Tan很温柔,而且还有迷人的外表,所以那个女孩会喜欢并同意和他交往,这并不奇怪,就连我是个男人我也喜欢上Tan。

        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应该重新用什么反应来应对这件事,即使我知道,现在至少应该祝贺一声表示礼貌,但是我现在无法动弹,嘴巴至少动了动却说不出什么。

        至少有一点点我很幸运,没有像上次那样喝水,不然,我会再次把我呛死。

        “这样啊......”我露出笑容,在打算将问题转移到另一个问题之前,Tan开口打断了我的话。

      “但是我和她分手了。”Tan说了之后,叹了口气,Tan看起来很恼火,很不满,“我很信任她,把自己的烦恼跟她说了,她就拿去跟别人说,即使我让她不要跟别人说,所以我选择和她分手。”

       听到这样的事,我转过身去看着Tan的脸。

       我承认,在乍听之下是很开心的,但后来这种感觉变成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不应该为他人的痛苦而感到高兴的。

       “这样不会太狠心了吗?她只是犯了一次错。”

       “这很好。”他用清晰的声音回答我。 “如果我和某人谈恋爱, 我会选择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成为女友, 而不是把我的事随便告诉其他人。

       “但是…”我指了出来,在犹豫了一会后,“Tan你在抱怨什么吗?”

        当我说完,我意识到Tan说的是秘密,不然他不会这么心烦意乱,以至于要分手,但是他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当我要为刚才说的和Tan道歉,Tan先说了。

       “关于我和爸爸吵架了。”Tan好像在拿什么东西之前说了出来,然后,他拿起手机转身看着我,“P Mes,我曾经和你说过我遇到过其他鬼魂的事对吗?”

我点了点头。

        “我想知道哥为什么死了?”

        “心脏病发作然后死了,”我把情况更详细地说道: “我一出生就患有心脏病,不幸的是,那个时候没有人看到我心脏病复发,所以我就死了。”

       Tan沉默了一段时间,Tan的表情看起来很糟糕,直到我开始怀疑,“P Mes…你死的时候有cctv吗?”

       “我不记得了。 我想应该会......呃你怎么突然要问这个?“我带着可疑的声音问道, 我看到了Tan紧张的脸色, 同时,我也觉得开始不舒服了。

        “我曾经遇到的那个附近年长的姐姐”Tan用平静的语气说,在此之前我沉默着,犹豫要不要说话还是不说。

        我看到这样的情形,所以我不说话了,立即抱膝坐着听对方平静地说。

       “那个姐姐那时候落水淹死了,那个时候那个姐姐说看到有认识的人站在那里看着她,但是不愿意救她,所以过来求我把事情跟警察说,但是最终我也帮不了她,因为警察不相信我。”

        我瞪大眼睛,对这些话感到震惊, 当我开始意识到时,我大声笑了起来。

       “不要告诉我,Tan认为,有人看到我就要死了, 但拒绝了援助之手,所以我才变成这个样子。”

        我逗着Tan,等Tan回答。想要让Tan大笑或微笑望着我。

        但是Tan太安静了,安静到我开始害怕。

        “我只是觉得有可能,所以才这样问。”Tan在停顿片刻之前说道, “也许真的有可能那个时候哥还没有死, 但是那些人不愿意帮忙,所以哥才会变成这样。”

       “但是......”我再次争辩,但是停了下来。 在我的大脑中,我仍然对听到的话感到困惑,直到我听到一些不合适的话。

        事实上,Tan说的有可能是真的。

        我没有看到任何人, 这并不意味着周围没有人, 也许他站在角落里,或者站在一个我看不见的角落里。

        但是这…..

        “但是哥没有任何敌人啊”这是我唯一确定的,可以很有自信地说出来。

        生前,我几乎不和任何人说话,除了我的父母,亲戚,医生和护士, 那么谁会恨我,甚至想杀死我。

       “Tan可能不知道,当我还活着, 除了我的父母和医生,我几乎没有与任何人交谈。”当我想到这个事情,我开始冷静下来,用比较从容的语气说出来。

        我不知道我是想说出来让Tan明白,还是在安慰自己不要恐慌。

        Tan因为我的话沉默了, 沉默了很久,我好像在思考什么一样, 最后,我无法忍受压抑的气氛,开口说了。

        “算了吧。”我拒绝道,即使我还是对Tan所说的话而留下深刻的印象,“无论如何,如果我想要抱怨,我会找可以听我抱怨的人。 我不是个喜欢那样说的人, 无论如何,我可能仍然无法说给任何人听。“

        也许是因为Tan看到我不想提这件事,所以没有再说什么,变了话题,谈论其他事情了,比如大学,他爸爸的事。但是好像Tan对他爸爸的事觉得特别压抑,所以着重跟我抱怨他的爸爸。

        “对不起让Tan这么迟了,因为Tan要去拜祭自己妈妈”

        “没关系,在见哥之前我已经拜祭过妈妈了。”在说之前Tan好像摸了摸我的头,然后对方立即收回了自己的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但有时我要走的时候看到哥的脸色, 我每次都想揉揉哥的头或抱抱哥。”

        我的脸…..?

        我伸手去摸摸我的脸,但我不觉得我的脸有什么奇怪的。

        我不知道我的脸色如何以至于让Tan想要揉揉我的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的脸色是如何的,但是我的影子是无法出现在镜子里的。

        “那么我先走了。 照顾好自己哦。”Tan弯下腰紧紧地拥抱着我说,我微笑着拍了拍Tan的背部,“非常感谢你听我说话。”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直到把Tan送到车边,Tan上了车后,把车窗摇下来。

        “平常哥可以坐到车上吗?”Tan笑着说出来,“如果哥可以坐,我载着哥到处玩好吗?”

        我瞪大眼睛,对这个邀请感到十分高兴,我立马点头,完全不用花时间思考,但是无论我多努力想要进去车里,我的脚始终在地面上。

        我试了好了一会儿,直到气馁了。

       “哥进不去车里,不能一起去玩,对不起呐。”虽然我真的很失望,但是我还是微笑和Tan挥手告别。

        Tan的脸色看起来很明显的失望,因我不能一起去,但是最后在告别后,他也终于愿意开车走了。

        我看着Tan开车离开,同时还在想着今天聊天时候的情形。

        真的有人如此讨厌我,以至于我想要死?

 

未完待续……

 

泰剧资讯 清明那天

有用 (0)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