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清明來看我》小说 第九章

第九章

        我从来没有想过死之前有人看到,但不伸出援助之手之前。 所以Than的话使我开始思考一些事情。

        Tan的话让我一遍又一遍地思考这个问题,好像我在漩涡中划桨,想得越多,我越找不到这个事情的结论。

        当这种事想了再多也没有什么用,所以最后,我停止了正在做的事情然后找到别的事情做。

        我想了一会儿,然后想起,在那个时候,我在市场上那边还有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我开始集中注意力尝试抓住东西。

        起初我本来打算尝试拿起装红水的玻璃杯,但是,如果想到它从手里掉落下来,红水肯定会把祭台弄脏的,所以我改变主意,去抓肉丸的木柄。

        我拿起了木柄了。

        我拿起装丸子的袋子翻转着, 我不知道现在怎么形容我的感受,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心里特别的喜悦和兴奋。

        在翻动着好一会儿,这些东西才从我手里落下到地面上去。

        这一次,我试着再次拿起它, 但有人的声音响起打断我的动作。

       “该死,为什么草长得这么快?”

         原来是那个清洁阿姨的声音。

         阿姨的声音好像有股强大的力量一样,因为我手里的装丸子的袋子从我手中掉了下去,之后不管我尝试多少次,我都无法拿起来,直到气馁开始放弃,就这样不管地上的袋子了。

        我想要试图抓住的东西,我觉得有一个很高的可能性,就是如果被人看见了,那么我就再也拿不起来了。

        我花了将近一两个月的时间试图验证我的想法是不是正确的, 当结果出来额时候时,我敢说我的想法是正确的。

        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抓住什么东西,原因可能是因为我认为我自己是个鬼魂,一定抓不住东西的,但是Tan那天的邀请让我有了想要抓住东西的渴望而进行尝试。

        意思就是说如果我想要上车,我就必须在Tan不知情的情况下上车。

        所以我得出结论,我决定如果下次Tan再邀请我上车去玩,我会先上车再告诉他。

        我继续测试直到满意为止,然后我就出去玩了 ,或者该做些什么来消磨时间等待夏天再次回来。

        这次Tan带了单肩包,所以不能把垫子带过来。

        当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我很惊讶,但是因为Tan正在忙于拜祭,所以我没有开口询问,直到对方拜祭完旁边的坟墓之后,起身转过来看着我。

       “我会找到让哥上得了车的办法的。”Tan把所有东西都收进袋子里,然后我跟着Tan去车那边,“跟着我,我有地方想带哥去。”

        我跟着Tan,没有拒绝Tan的邀请,因为我一开始就打算跟着Tan去的,所以不需要拒绝。                      

        不过让我心急想要问Tan的是,Tan要带我去哪个地方。

        Tan在我之前走到司机旁边的座位开门,幸好现在附近没人,不然肯定有人用奇怪的目光看过来,当我走过来看到Tan的姿势,我笑到不能说出话了。

        “不用开门也行, 哥可以穿过车门的。“我说,尽管我的语气略带着幽默,虽然我是这么说,但是我还是先上了车比较好。

        在我想起一些事情前我停止了动作。

        等等…..

        为什么我可以坐在车上。

        之前我上不了车,我没有告诉Tan我做了实验,但是当我上了车,我整个都懵懵了好一会儿。

        在转身看着Tan之前,我的意识开始回来了。

        我们对视了几秒钟, Tan没有说什么,但是我看到了Tan怀疑的目光。 他关了车门,并走到驾驶员座椅边。

        门砰地一声关闭了,我的意识回来了,我环顾四周,我完全糊涂了,不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样发生的。

        看到Tan茫然的眼神,我甚至想大笑出来。直到我在Tan的车子看到了一些东西。

       “电香。”Tan在看到我疑惑地看着那东西的时候,出声解释了,听到了Tan说的,我的脸靠近过去看。

        我现在的姿势和在玩具店小孩看着玩具一样。

        “现在有这样的东西啊?”我用一种兴奋不止语气问道, 我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那个闪烁的电香。 直到最后Tan直接把电香放进杯子上,我也没有移开我的视线。

        现在的技术已经这么先进了啊…我为这新型东西面前感到稀奇,兴奋不止,直到我看到Tan的眼睛也看着我眨都不眨眼的,我立即把眼睛望向车外,为了缓解自己刚才表现得和个小朋友没什么两样的尴尬。

        “有的,但是大多数人很少使用,因为它的价格昂贵。 而且这不值得。”Tan说,Tan开始开车出发,在兴奋地望着车窗外之前,我转身看着Tan的脸一会儿。

        我有很长时间没坐过车了,差不多有二十年了, 当我有机会再次坐下时,我回忆起了当我还活着的时候。

        “Tan要开到哪里?”我问Tan,尽管我的眼睛还看着车窗外面

       “为什么在Tan可以自己开车后,每次的今天都是Tan自己开车来?“当我的心情恢复后我问了Tan,有那么一瞬间,我看到Tan停了下来。 但也只是一小会儿而已。

       “注意到了吗?”

       “是的……”

        我注意到了…..

        怎么会没有注意到呢,既然我每年我都在        

等待Tan的到来,最初,Tan跟家人一起来的时候是没有指定的日期的,但是自从Tan一个人来之后,Tan都是在同一天来。

        虽然我住的地方没有日历或时钟,但我知道时间都是依靠位于附近的公墓殡仪馆。

        “因为这一天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天, 所以我想今天来的。”

 

”我不是很明白这个答案, 所以我打算更深入地问那个重要的日子意味着什么, 但是这时汽车停了在前面, 所以我停止了思考,然后看着车外。

        这里是哪里啊….

        看起来我似乎离墓地相当远了,但是从我所看到的周围的环境,这里的是住宅区和大厦。

        Tan开车进入园区然后松了安全带,接着从车里走出了。 我很快也跟着下了车,同时眼睛还不忘环顾四周。

       “餐厅或者......?”我说,跟着他进入餐厅,我没有想从问话得到Tan的答案,但当Tan走到门的另一边而不是店面时,我怀疑地皱着眉头。

        我紧跟着Tan,在此期间,有工作人员出来迎接我们并与我们交谈,然后 工作人员领着我们走。 Tan跟着那个女员工走。

        我安静地看着事情的发展, 但是两条腿没有停止跟着,直到看到门里面是一个长长的大厅,看起来像一个豪华酒店。

        在一边欣赏走廊里的装饰,一边跟着Tan直走进最深的那个房间。

        我跟着进去但没有提出什么问题,不是我不怀疑也不好奇,而是有员工跟着在旁边,我不想对Tan提出问题,而Tan无法回答。

        然后,这位员工说抱歉然后离开了,当Tan进入房间的那一刻,我立即紧跟着进去。

        房间内宽敞,装饰得很豪华,。 从看到的来说像酒店或城堡的房间,房间的中心设有一张大桌子和两把椅子。

       我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这一切, Tan关上门,关门的声音让我停止了思考,然后转身看着对方。

        现在在房间里,只有我和他。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我问Tan,眼睛在移到了椅子前,坐到了椅子上。

        “我带哥来吃饭和聊天啊。”Tan拿起手机好像在看什么东西,语气平静地说: “别担心,这里食物并不昂贵。”

        “真的吗?”我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说道,打从房间里的物品到大厅的装饰,都知道这里消费一定很贵。 但是,如果Tan坚持付款, 我就不再谈论这个了。“ 不至于需要带我到这种餐厅的。”

        “今年夏天很热,而且,我有一件事,我想和哥说很久了,所以我决定来到这个私人餐厅更好。”

        当我听到Tan所说的,我开始明白, 因为我已经死了,所以并无法感受到太阳和天气热。 但是,Tan会觉得很热,与此同时,Tan应该也有很多话想要和我说,所以才带我来这个私人餐厅。

       “什么事呢?”

       “还记得去年我说的话吗?”

        我沉默了一会儿,因为一开始我还想不起是什么, 直到我记得了是什么,哭泣声从我的喉咙里发出来。

       “哥快死的那个时候,有人看见了却不愿帮助吗…..”

       “这件事我想了很久了。”Tan平静地说,在员工送来一盘食物的时候停止说话。 但是在员工离开之后,Tan开始说: “如果你死了,谁最有最大受益者?”

        在听到Tan的话我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我开始出声“.…什么”

        “他们想要我的遗产一样吗”

        Tan看起来比平常更认真严肃 也许是因为他想帮助我。

        我的意思是帮助我能去投胎,而不是当四处游荡的鬼魂。

        但是现在我不想去投胎,我想每年都能见到Tan。

        “我没有兄弟,而我的父母没有兄弟。 所以除了我自己之外,家里没有其他人了。”我自嘲地笑了下回答。 我不知道我笑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很可悲还是有其他我需要微笑的事情, 在我的心里,内疚感变成了羞愧感, “非常感谢你想帮助哥。”

        这是不可能的!!

        我想继续说, 但再想一想,还是不要说更好。 实际上,我对自己现在的状况非常满意。

而且要找到二十年前的证据,这并不容易。 到目前为止,所有证据应该都已经删除。

        除了等待自己的死亡,我什么也做不了。 但我想在我还存在的时间内尽可能地活得快乐。

        “我不喜欢哥这样微笑。”Tan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但双眼依然盯着我。 “这太悲伤了,这让我感觉很糟糕,也跟着难过了。” 

        我沉默了,不知道该用哪种微笑,但是我现在看起来一定很难看。

        有可能Tan误会以为我很伤心是因为我不能去投胎,但其实我伤心的是,因为我意识到我只是在单恋而已,而对方对我没有任何感觉,我将在他的生活中消失。

        我越这样感觉,我就越感到疼痛, 即使我消失了,Tan也不会有什么感觉的,这个不难猜到。

         如果我可以选择,我想永远和Tan在一起, 但是这是没有办法实现的。

        我承认这可能是一个愚蠢的选择, 但是我想活到我喜欢的人没有呼吸或在我之前死去。 至少我能看到未来的Tan是怎么样的,我就很满足了。

        有时我会想到最糟糕的情况,就是Tan特意过来和我聊天,可能是因我我在他面前哭过,

所以Tan同情我,觉得我害怕孤独,才过来找我聊天的。

        然后尽快帮助我去投胎,事情才能快点结束。

        “如果Tan知道是谁做的…Tan会怎么做?”我问Tan,打破目前沉默和压抑的气氛,“在那之后,哥就会去投胎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站起来,然后逃离这个地方。

        不是说害怕听到Tan的答案。

        但我担心我会在Tan的面前哭出来。

        Tan什么也没有说,沉默了,Tan看起来好像想问什么。

        幸运的事看起来Tan似乎挺在意我和他的关系的,所以在犹豫下一步该做什么。

        “P Mes”

         我没有作出反应或说什么,我只是沉默着,在等着Tan的回答,尽管我的恐惧像要溢出来而掩盖不了了。

        但Tan的下一句回答震惊到我,以至于我把所有的烦恼都抛之脑后。

        “哥想来我家吗?”

 

    第十章

 

        我正在等着听他的回答,所以当我听到Tan的话高于我原本的预期,我感觉做什么都不对。

       然后房间周围的气氛沉默了一会儿,在我的内心,已经回答了对方一百次想去了,但不知怎的,我的感受似乎一直在告诉我这样做不好。

         为什么Tan好端端地要邀请我去他家….?

         除了同情,我想不出其他任何原因。

        “就是…这愚人节已经过了6天了。”当我哑口无言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找任何可以缓和这种氛围的话题,以防Tan在与我交谈时,对于他刚才所说的话,他有机会改变主意。

        不是我不想去。

        我不想对没有希望的事情报有任何希望。

        “我不是在开玩笑。”

        我紧紧地握紧了手,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感到如此兴奋和害怕,尽管这些话是我一直想听的。

          “为什么Tan想带我去你家呢?”

          “从现在开始,我可能不会再来这里了。”Tan说,当我Tan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时,然后拿起餐具,舀起盘子里的菜肴。“因为亲戚打算把妈妈的坟墓进行挖开,然后火化,进行迁坟。”

        我好一会儿说不出话了。

        意思就是如果我拒绝,我将不会再看到Tan。 那么在这里等待不再有意义了, 就像我遇见他之前的生活一样。

        在情感大部分方面,我不能否认,我渴望与对方一直在一起。 但同时心中深处, 我在害怕某些东西。

        害怕每天我都不得不面对现实。

        在墓地里,我对现实没有那么大的感受, 因为每年就有一天, 而这一天这只是不到一个小时的短暂时间。

        尽管我看到现实我会感到十分受伤,但是我会假装闭上眼睛然后只看着他有多开心这部分的现实,那我就很心满意足了。

        但如果我去住在Tan的家,那么Tan结婚了的话, 这就意味着我必须一直看着这一切。

        我觉得我现在是做生命中最艰难的选择,这不像站在山上的一座桥上,桥崩塌了, 我可以选择是否要回去还是继续前行。

        选择去是否能够幸福,没有人可以回答我,也还为时尚早。但是如果现在放弃,我就要回到以前近十几年的生活了。 

        现在,我甚至不能确定,如果回到以前的生活, 我能再适应空虚的生活,毕竟一直以来,我的生活都在期待他的到来。

        Tan觉得我拿不定注意, 所以为了打断这种情形,Tan开始说话。

       “那么,大约两个星期后,我都会再来这里。”Tan用平坦的语气说道,同时仍然吃着盘子的食物,就好像在谈论天气一样平常。 “在那之前,我会给P Mes决定的时间。”

        在接着问下个一个问题之前,我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还有两个星期的时间去决定。

         “你爸爸不会说什么吗?”我以一种不确定的语气问道。 如果他知道Tan邀请我到他家去,这件事一定不会简单地结束的。

        “没关系 我现在不和父亲住在一起。“ Tan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说,“自从上大学开始,我就搬到了一个公寓,因为大学离家很远,而我爸爸也没时间管我,因为需要管理公司。”

        “一个人住,还是......?”

        “是的,平时我不喜欢和其他人一起生活,感觉很乱。”

        当我听到Tan的确认,我松了一口气, 如果还有其他人在,我会觉得难为情的。 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害怕像我这样的鬼魂。

        在那之后,Tan主动和我聊他学习上的和日常生活中的很多事情,包括一些琐碎的事情。

        在听到Tan讲自己的事的同时,我注意到了一些事情,Tan几乎把所有的事情都跟我说,除了一件事,即使这件事是我最关心的。

        “那你的朋友呢?”

        我怀疑地问道,这几年来听Tan讲自己的事,但从来没听他说过自己的朋友的事,这真的很奇怪。

        Tan正在吃饭的手突然停顿了,我可以感受到Tan沉默了好一会儿,他似乎对我问的这个问题感到很惊讶,没想过我会问这个问题。

       “平时我没有特别亲近的朋友,如果有那也是高中的同学了。”

        Tan用清晰的声音回答着,但是这回答比起他的声音更让人怀疑。

        “为什么啊,是有什么原因吗…?”

        我觉得很奇怪, 因为Tan的外表性子不能糟糕到在大学里没有朋友,所以一定是有什么原因。

        Tan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一刻都不想回答,即使是我都感受到Tan的反应,所以正当我要转换话题的时候,Tan回答了这个问题。

       “很多人都很讨厌。我不想和谁亲近。”Tan说,说完停了一会,然后继续说, “烦人是指是想法、责任和一些习惯。”

        我对Tan说的点了点头,看起来Tan似乎不想再说了开始闭上嘴巴,虽然我对Tan的回答还是有很多疑惑,但是如果Tan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再问的。

        但我担心他会对像我这样的人感到很无聊。

        “Tan会不会觉得哥很无聊,因为哥没有什么告诉Tan。”

        一直以来都是我在听Tan说自己的事, 因为我的生活,每一天,每一年,都没有什么令人兴奋或有点什么不一样的, 如果要说我的事, 那应该说我还活着的时候的事了, 但是我几乎已经忘了我生前的事了。

        “才不会,倒是我一直说自己的事,哥该烦我了。”Tan一边微笑一边说,“另外我喜欢哥这种安静的人,但是如果有什么话就说出来,看起来冷静多了。平时我身边的人都是比较急躁的,我也是比较脾气急躁的人,所以经常和他人发生争执。”

        听到Tan说的这些话,我只是微笑, 虽然外表我没有表现出高兴。 但我的心却脏随着Tan的话而跳动着。

       当吃完东西,Tan就开车送我回去, 当我坐在车里的时候,我一直看着窗外,仿佛外面有一些有趣的东西。

        我的眼睛看着外面的风景,觉得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也许是因为我很长时间没见过这样的建筑物或房屋,所以当我看到的时候,我特别兴奋。

        “P Mes比我想象中更喜欢想多呐。”

        在开车的时候,Tan像是语气很冷地就说了这句话,我把目光从窗户外移过来,惊讶地看着他的脸。

        我告诉过Tan,我是一个喜欢想多了的人…?

        我试图回想我说过的所有话, 我不记得我是不是曾经说过,但 实际上,我很少谈自己甚至于不谈论自己的事。

       “哥告诉过你这件事…?”

        因为我存在疑惑,所以这样反问了Tan。

        “没有,但是哥的表现告诉了我。”

        我很好奇,我自己对外的表现是如何的一种形式。

        通常情况下,我是那种想什么都不会表现在脸上的人。 所以有时,人们甚至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但是令人惊讶的事,Tan是第一个发现的人,尽管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的。

        当Tan开到墓地,他下车后打开了车门让我下来,其实我想告诉Tan我可以穿过车门的,但是算了,Tan可能想用对人的方式来对待我,所以才特意这样做。

        在离开前,Tan转过身来嘱咐我。

        “两个星期后,我会等着哥的答案哦。”

        “哥记得的,不会忘记的。”

        我回答了Tan,尽管我觉得很害怕,不是因为这句话,而是因为这意味着我必须考虑下一步该做什么,再也见不到Tan还是选择向前走,也许我还会遇到更多的痛苦,感受到更多的失望。

       但我跟Tan告别,Tan和我告别的时候,Tan突然说的话让我像被诅咒一样动也动不了了。

        “P Mes真的很不擅长说谎哦。”

        虽然这句话听起来很轻飘飘,好像是一句逗趣的话,并不是认真的话。

       但如果这只是Tan开的一个玩笑或者笑话,但是这也巧合得太奇怪了。

        因为在这之前我才刚刚对他撒谎。

 

未完待续……

泰剧资讯 清明那天

有用 (0)

评论加载中...